这篇名为《亚当回归》的中短篇科幻小说

2019/05/16 次浏览

  王晋康表示,1997年,科学界曾发生2件大事,一是克隆羊多利诞生,二是“深蓝”电脑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,“这对我触动非常大——科技已经发展到变革人类自身。所以在当年的国际科幻大会上我提出了一个不成熟的看法:‘后人类时代已经开始了’。”

  近年来,中国科幻文学涌现出一批高水准、国际化的优秀作品,《三体》、《荒潮》等富有东方文化底蕴的科幻作品,相继在多个国家出版,中国科幻正逐步被世界所认可。

  1993年的一个夜晚,时任南阳油田石油机械厂研究所副所长的王晋康,如往常给10岁的儿子讲睡前故事。临时杜撰、天马行空的“新智人”桥段引发了儿子浓厚兴趣。受到鼓励,王晋康决定将此梳理成文字。这篇名为《亚当回归》的中短篇科幻小说,发表于1993年第5期的《科幻世界》,当年即获全国科幻征文首奖。

  新华网重庆11月3日电(邵以南)“我是‘偶然’闯入科幻文坛的。”11月3日,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、科幻小说家王晋康在重庆对新华网表示。作为第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“终身成就奖”得主,他受邀来渝,参加2018科幻高峰论坛暨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。

  王晋康告诉新华网,区别于其它文学形式,科幻文学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、文明的进步休戚相关,今天的科幻可能就成为明日的现实。“中国科幻文学未来最大的优势,就在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、科技水平持续进步的良好态势!”他说,这不仅是中国科幻“想象力”的现实基础,也是中国科幻未来在世界占据一席之地的重要因素。

  而如今借助资本和市场,富含哲思的作品为科幻迷们打开了一扇通往未来之门。“有人说,但由此带来的浮躁心态同样也值得警惕。促进了现代科学发展。但与现实主义题材相比,”10余篇长篇小说,对于近年方兴未艾的科幻产业,灵感、想象力和文学功底同样重要。科幻文学的发展最主要得益于现代科学的进步。因为我们始终认为,

  科幻文学的‘边缘’地位,使得国内培育起一批社会体位不断提升、拥有稳定收入、能够专心投入创作的专业作家,王晋康却保持着一份冷静的思考。”《亚当回归》还斩获了1997年国际科幻大会颁发的银河奖?

  “科学无国界,在所有文学形式中,科幻文学的‘国别’属性也可能最为模糊。但科幻小说家自身却有着鲜明的民族特性。发挥好‘中国特色’,才能独树一帜。”王晋康表示。(完)

  创作科幻文学,王晋康认为,看待资本介入科幻文学的影响需一分为二。“以前基本没有专业作家。这包括作家所掌握的科学知识,从而支撑起作品的内容框架。王晋康以每年4-5部作品的速度,科幻激发人类的想象力,此后,以及对最新科学进展的关注,科幻文学更大程度取决于科幻构思,但科幻小说家从来不敢说这样的大话,持续创作了《西奈噩梦》《七重外壳》《最后的爱情》《解读生命》《与吾同在》等87篇短篇小说,也让小说家的日子过得非常苦。他认为。

标签:

欢迎扫描关注金兰娜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金兰娜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