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北京故宫博物院为庆祝成立90周年

2019/05/14 次浏览

  股票高级教程 股票入门教学 抓牛股涨停 妖股推荐不分新手老手,要想做好股票,一定要谨记以下交易规则!

  相传清朝时,某地方官为讨好皇帝,进献了刻有“万寿无疆”字样的墨。忽然朝廷里主管此事的衙门来了个人,开口就向他“借”五千两银子。这官员不明就里,但感觉肯定是自己出了什么岔子,只好硬着头皮请教。来人说:“您那进贡的墨不错呀!上面镌的什么字啊!”官员回答说:“是吉祥字眼,祝皇上万寿无疆!”来人笑了笑接着问:“这墨是打算给皇上看的呢还是用的呢?”地方官被弄得莫明其妙,墨当然是拿来用的啊。来人又笑了笑说:“那好,这墨一旦磨去最下面一个字,恐怕对老兄不大方便吧?”该地方官至此才如梦方醒,只有自认晦气,交出五千两银子赎回这批墨,另行改作。皇子皇孙诗祝康熙帝御极六十年暨万寿屏风(部分)。从右数第二扇上部为弘历诗。上面这个清宫“段子”,明清史专家顾诚先生在写于1979年的《谈“万寿无疆”》的文章里引用过,但他也记不清从什么书上看来的了。有趣的是,近日北京故宫博物院为庆祝成立90周年,在午门及东西雁翅楼推出“普天同庆——清代万寿盛典展”,令人大饱眼福的精美展品里,还真的出现了一锭刻有“万寿无疆”字样的贡墨,乃康熙六十一年至雍正七年(1722年~1728年)任漕运总督的张大有所进。这“万寿无疆”贡墨既然确凿存在, 表明顾诚先生引用的故事不一定实有其事。清代负责贡品呈览事宜的是太监,我猜测,很可能是清末民初人们仇视或曰“妖魔化”太监时编造的。展品中有两组紫檀屏风,引起了我更大的兴趣。它们各高356厘米、长1128厘米,是故宫首次公开展出。根据相关图片及说明文字,可知是皇子与皇孙们祝康熙帝六旬的万寿诗屏风,敬献时间为“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六日”(1713年4月10日)。我首先想到的是,屏风上题诗的皇孙中有没有弘历,也就是后来的乾隆帝?——还真有,下面是署“臣弘历”所做的诗:诗本身并无特出之处,而我读后却兴奋异常。要如道,弘历出生于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日(1711年9月25日),到五十二年三月十六日,虚岁才三岁,实龄只有一岁半,这首诗肯定是弘历“生平第一诗”。同时显而易见,它必为代笔之作——由此我们也大概可以明白,弘历一生何以能做四万多首诗,独步古今了。康熙五十二年的六旬万寿盛典,是康熙帝在位60年期间规模最大的祝寿活动,后来出了《万寿盛典初集》详载此盛事。我以前翻过该书,特别留意到其中并没有提及弘历的名字,而现在故宫展出的万寿诗屏风,弘历不仅“屏”上有名,还题写了诗作,让人有些纳闷。今年10月10日举行的“故宫博物院90年暨万寿盛典展”研讨会上,故宫博物院宫廷部的芮谦先生发表一项研究结果,涉及此诗屏(但他关注的重点不是诗),其中特别开列了诗屏上所有的康熙帝16名皇子与32名皇孙的生年,进而发现了问题:皇三子胤祉的第十子弘晃,是康熙五十二年五月初十日出生,第十一子弘易是五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出生;皇十六子胤禄的第二子弘普,是五十二年六月十九日出生。这都在康熙帝六旬万寿的正日,即三月十八日之后。三位皇孙还没有出生就有诗作发表,这绝无可能。芮谦先生也看出来了,将这两组诗屏的进献时间定位于“康熙五十二年”不合常理。因此,他补充说:“屏风有可能在康熙五十四年制作或改作。”诗屏为“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六日所进”一说,据我猜测,源于《万寿盛典初集》卷五十四的记载,表面看言之凿凿:(三月)十六日,诸皇子、皇孙恭进庆祝万寿诗屏并庆祝品物;诸皇子福金、皇孙女、皇孙媳恭进庆祝万寿绣屏、衣服等物。第一,《万寿盛典初集》中特别说明:“康熙五十二年恭遇皇上六旬万寿,普天同庆,皇子诚亲王胤祉等十三人,率皇孙弘 等二十六人,谨择吉日于万寿节前预祝遐龄,恭进万寿之觞。”明明写着皇子13人,皇孙26人。这与现存诗屏上的“皇子16人,皇孙32人”,数目不符。第二,该书有卷次专门记载众人所献诗歌,以“皇子”为首,接下来是“大臣”“南书房诸臣”“词臣”等,并没有“皇孙”。要是皇孙献有诗歌,是绝不会略去不载的。第三,皇子们“各为诗三首以献”,书中一一开列。而诗屏中皇子的诗每人只有一首,且与书中所列的内容完全不同。至此,我以为,康熙五十二年六旬万寿盛典时,只有皇子们献诗屏,同时他们又携皇孙们进贡物品,后一点在上述书中有详尽记载,只是对此笼统混写,终致误导后人。我们现在看到的故宫新展出的这两组诗屏,与康熙五十二年的盛典,并无关系。(未完待续)

标签: 故宫万寿屏  

欢迎扫描关注金兰娜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金兰娜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!